九天之上,黑衣男子矗立其中,面容冷峻,眸光中,迸发出无尽的战意

    “历经万载,吾战意不屈!纵百世轮回,也定要将你轰下神坛!”

    黑衣男子战意冲天,九天之上,银蛇乱舞,惊雷滚滚

    “百世轮回,这一世,便是终结!”

    轰~~~

    九天之上,滚滚惊雷,刹那间爆发,无数雷电,疯狂落下,黑衣男子战意不屈,迎着九色神雷,傲然而上

    突然,一道比黑夜还要黑暗的大手,遮天蔽日,紧随九色神雷之后,一同向着黑衣男子而去

    雾山,位于北荒十万大山边缘,因山顶常年被浓雾笼罩而得名

    山中,一个穿着朴素,却很干净的俊俏少年,嘴里叼着干草,一步三回头的向着山上走去

    “哼!你们这群人,太可恶了,爷爷刚离开几年,你们就成天挖苦我,说我贪生怕死,说我好吃懒做,不务正业,我是那样的人么?我是一个多么孝顺又聪明的孩子,你们这样说一个孩子,这样挤兑一个孩子,你们过粪不过粪,你们~~~”

    哗啦啦~~~

    突然,前方草丛一阵猛烈的抖动,少年吓得赶紧闭上嘴巴,躲到一颗大树下,惊恐的盯着还在抖动的草丛,生怕里面蹦出一头猛兽来,僵持片刻,草丛抖动更加剧烈,他小脸瞬间惨白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终于爬上树梢,紧张的盯着不断抖动的草丛

    须臾,一只小白兔从草丛中漏出身影,草丛不再抖动,它的一条后腿掉了一些毛,原来是被树枝绊住,一直在挣脱

    少年抹了一把汗如雨下的额头,这才松开紧抱的树干,看着被浓雾笼罩的山顶,怔怔出神

    少年名叫柳凡,是山下雾村中,一个老猎户十五年前从山中捡到,当时陪伴它的,只有一块玉佩,和写有柳凡二字的襁褓

    老猎户膝下无子,对柳凡喜爱的不得了,好吃好穿当小祖宗一样供着,小时候的柳凡,聪颖可爱,深的村民喜爱,但也正因为如此,养成了它衣来伸手、饭来张口的习性

    渐渐的,随着柳凡越来越大,村民劝老猎户应当让柳凡学习狩猎技巧,不然身为山里男人,不会打猎,日后如何养活自己,如何养家?老猎户欣然同意,便让村里好手带着柳凡一同上山,可是养尊处优惯了的柳凡,把狩猎当成了旅游观光,好不惬意,其他人看不过,故意将他引到野猪经常出没的地方,毫无心理防备的柳凡,乍一见野猪,吓得怪叫一声,野猪受到惊吓,见柳凡不过是个七八岁的小孩,顿时向他发起进攻,一时间,山林深处,一个鬼哭狼嚎的逃跑,另一个,哼哧哼哧兴奋的追着,也许这是野猪这辈子最风光的时刻了

    此事之后,柳凡说什么也不上山了,一个劲和老猎户说山里有多么多么危险,差点就再也见不到爷爷之类的话

    在之后,老猎户寿命将至,终将西去,那时柳凡悉心照料,总算再次唤起村民的喜爱,可惜的是,在老猎户西去之后,柳凡以守孝三年为名,终日窝在家中,等着村民给他送来食物

    老猎户人缘非常好,村民见他一片孝心,每日三餐,按时送达,转眼三年过去,舒服惯了的柳凡,再次以怀念老猎户为由,愣是又多守孝了两年,今年是老猎户去世的第六年,柳凡还想故技重施,这下村民说什么都不同意了,再这么供奉着这个小祖宗,老猎户泉下有知,也会责怪他们,所以,为了他好,大家不约而同的选择不再理会柳凡!

    这下可苦了柳凡,第一次上山的阴影挥之不去,一连三日没有吃的,柳凡很有骨气的没有去任何一家要饭,思前想后,他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,晚上偷鸡!

    雾村依山而建,民风淳朴,任谁也不会想到会有人晚上偷自己村民的鸡吃,所以最开始几天,凡是牲畜丢失的人家,全都怀疑是山中野兽作祟,一时间村里闹得沸沸扬扬,声称一定要将野兽绳之于法,只有柳凡躲在家中偷着乐

    如此过了半月有余,眼看村中鸡鸭鹅越来越少,村民抱怨声此起彼伏,最后还是村长起疑,领着全村人来到柳凡家中,见这小子满面油光的躺在床上呼呼大睡,并无鸡鸭鹅等牲畜的痕迹,甚是不解:这小子深居简出,又无人给他送饭,本来不少人还担心饿坏了他,怎么他好像过的更惬意了一样?

    问罪无果,村民失望而归,有几个狩猎的好手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,于是选择深夜来柳凡家蹲点

    果不其然,柳凡半夜自家中偷偷溜出,直奔后山,几个猎户本能的以为,柳凡是想在野兽休息时狩猎,出于保护心理,一路尾随,直到看到柳凡钻到山下一处隐蔽的山洞,而后山洞又飘出美味的烤肉味后,这几个猎户再难压制内心的愤怒

    柳凡这般一次次的挑战村民的善良底线,终尝恶果,村民将这几年的不满、忍让、指责等等,一股脑的如机关枪一样喷射而出

    柳凡胆小,但骨气很硬,不然也不会选择偷鸡而不是乞讨了,在村民无休止的指责下,他说出了令他自己都想抽自己嘴巴的话:

    “够了!爷爷刚走你们就欺负我,你们不是没人敢上山顶么,我今天就要证明,我比你们都强!”

    柳凡说完,本以为村民会极力挽留,不是说什么山顶危险,就是山顶诡异之类的话,他也好就坡下驴,谁曾想,村民像是打了鸡血一般的鼓励他!

    柳凡从树上小心滑下,看着隐藏在浓雾中的山顶,充满恐惧,回头再次看了一眼雾村,叹口气,继续向山顶进发

    雾山山顶,是雾村的禁地,相传,在神秘的浓雾中,山顶上有一处神秘所在,凡是贸然闯入者,不是被猛兽吞噬,就是迷失在浓雾中,直到饿死。曾经,雾村有几个好手不信邪,非要去山顶,结果从此鸟无音讯

    走走停停,柳凡用了一天时间,才走了别人半天的路,一路上,凡是有任何风吹草动,都能令他神经紧绷,冷汗直流,当真是苦不堪言

    前方,雾气越来越浓,夜色将至,柳凡心中不断幻想着各种惨烈的景象,脸色苍白,打起了退堂鼓

    “你这个好吃懒做的臭小子”

    “贪生怕死,丢尽了老猎户的脸!”

    “身为山里的男人,你不配称为男人!”

    刺耳的指责声不断盘旋,柳凡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,一咬牙,一脚迈进了浓雾中

    随着越走越深,入眼尽是白茫茫一片,柳凡分不清方向,分不清白天黑夜,就连手掌放到眼前都看不真切,他后悔了,内心的恐惧不断攀升,他总感觉,有一双眼睛,在阴冷的注视着他

    “如今我已踏入浓雾,算是完成任务了吧,算了,不管了,大不了以后天天跟着他们上山打猎去!”

    发完毒誓,柳凡妈呀一声,转身就往山下跑,刚跑两步,就砰的一声撞到一个物体上,物体软绵绵的,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猛兽,小脸再次毫无血色,连滚带爬的转身就向山顶逃去

    一路磕磕碰碰,连滚带爬,柳凡幼小的心灵受到了严重的冲击,那只可恶的猛兽,好像存心耍他一般,只要他决定下山,就一定被它拦住,猛兽不喊不叫,也不攻击,但就是不让柳凡下山

    如此,经过两个时辰的煎熬,早已不知身在何处的柳凡,再次踏出一步后,眼前豁然开朗,皎洁的明月悬在空中,繁星点点,偶有一只恨天低,划破这寂静的夜空

    “我?居然真的到山顶了?”

    柳凡一脸的不可思议,看着光秃秃的山顶,苍白的小脸渐渐从红润变成通红,他兴奋的大叫道:“哼!我就说,我柳凡,比你们都强!哇哈哈哈~~~”

    “诶~苦等多年,一个不如一个~”

    “谁,谁在说话!”

    柳凡倏的汗毛乍起,山顶明明空无一人,莫非是~柳凡不敢再去想,强烈的恐惧,让他浑身颤抖起来

    “奈何时日无多,早知道,就用上一个人了,诶~”

    随着又一声叹息,柳凡惊恐的看着眼前,一道若隐若现的身影飘在空中

    “妈呀,鬼啊~~~”

    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响彻云霄

    “哼!胆小如鼠,事已至此,罢了,小子,借你身体一用”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